前一晚宋苡澄即便做好了防蚊措施,依旧在操场上被叮个不轻,她明明和陆瑶一样,也是跟着节奏嗨唱,受伤的却只有她。

回宿舍以后,她挠了许久不得消停,许云初看不下去对着她喷了一通花露水,自此宋苡澄人生第一次又丰富多彩了一笔。

热浪奔腾的晚风里,她和蚊子做过伴。

周一顶着蚊子包看到老板专属电梯门打开时,她望着对面镜子里脸颊上明显的红色蚊子包,还是自觉地躲到了旁边。

周四下午要出发去团建,这是易恒科技的传统,每年夏天再忙也会抽出两个工作日去休闲放松。

九月新品要开发布会,集团品宣部门和产品组在周四一早安排了会议,不可推迟,其他同事在办公室闲聊,难得放松,米欣临时叫上几个男同事去采购,带着路上吃。

宋苡澄则留在公司给米欣做些辅助性工作,为了方便大家回程自由决定行程,这次团建都是选择自驾出行。

米欣提前统计了开车出行的同事,并将其他同事分配到不同的车里,宋苡澄打好米欣事先准备的表格,又跟楼下保安打了招呼,预留了10辆车的临停车位,只等十一点产品组会议结束便出发。

今年选定的团建地点是宜市湿地森林世界,住宿安排了开元五星级度假酒店,距离南城一点五小时车程。

十点四十,米欣采购回来,宋苡澄通知大家准备下楼,等产品组同事回来都下去后,她收好定的酒店行程单拿上包下楼。

原本安排的是米欣和宋苡澄乘坐sin的车,宋苡澄自觉地按照米欣说的黑色suv找到了最边上一辆,太阳太烈,她打着伞也没仔细看,车窗暗色的玻璃遮挡住了视线,她敲了敲车窗,谢斯南从里面落下车窗,确认无误后,宋苡澄打开后座车门准备要上时,才发现后座没人。

不久前几分钟,米欣明确地告诉她外面太热,她先上车等,眼下车上没人,她倒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车,但看着驾驶座上的人,她确信是sin,于是慢吞吞开口尝试性问了句,“米欣是去上卫生间了吗?”

谢斯南下巴往左侧的方向指了指,意思是她上了那边的车,宋苡澄眼下真是懵了,她准备发信息给米欣问问情况,便听到他说:“先上车。”

车门一直被打开着,外面的热浪猛烈地往里涌。

宋苡澄下意识地往后座去,抬眸的间隙发现谢斯南从后视镜里看自己,一般只有司机开车的时候,客人才坐在后座。想到这,她从后座下来,打开副驾驶车门时,像是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

“sin,这车只有我吗?”

谢斯南车上原本只带一个人,严康晨,但是在宋苡澄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他看到严康晨去了sin的车,于是淡淡地回:“是。”

十辆汽车排着长龙,一辆辆从大厦前的环岛驶离,宋苡澄手抓着身前的安全带,看起来有些许紧张,谢斯南看后视镜的间隙瞥到她的表情,“和我同车很不适应?”

“不是。”宋苡澄察觉到自己的紧张被发现,攥紧安全带的手松了松。

“别紧张,我的车技不比sin差。”谢斯南尝试让气氛放松些。

“你,sin?”宋苡澄短暂地脑子转不过弯,分析着这句话里的歧义,他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他和sin不是同一人,难不成他是老板?宋苡澄为自己的大胆猜想吓地冒起了冷汗,一时间都忘记她没法坐在前排座位的阴影。

谢斯南开车算不得稳当,他习惯性地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今日却格外平稳一些,眼看着旁边的车子经过一辆又一辆,连带着sin路过时都摇下车窗,对他作出一脸吃惊的表情。

宋苡澄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发信息给米欣,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前几日眼前这位大好人还送了她学习资料。

“书看得怎么样?”谢斯南率先打破沉默。

“刚开始看,不懂的地方挺多。”宋苡澄回答地按部就班,不懂得地方岂止是挺多,根本就是无从下手,让她一个艺术类的文科学生回炉重造物理知识,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客套话还是得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到这里,才发现之前叫惯了的sin已经不合适。

与其猜测,不如干脆问个清楚,“还没问怎么称呼你?”

“谢斯南。”

谢斯南三个字像炸在耳边的鞭炮一样,轰地宋苡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的人,来来回回和她有交集的人竟然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准确地说是她的婚约对象,一时间她呼吸不畅,口水呛在喉咙里咳了好几声。

绿灯不合时宜地转为红灯,城区主干道红灯时间很长,红灯上显示的数字99甚至都没开始往后倒退,宋苡澄心里乱作一团。

谢斯南侧身从后座拿了瓶水递了过去,宋苡澄接了过来,尝试着用力拧了两下,分毫未动,好像今日这水瓶格外和她较劲,她往前拿了一些,准备再次使力时,修长好看的骨节露于她的视线,稍微用力,瓶盖自然地垂落在他掌心,然后放在一旁置物架上,水瓶再次回到宋苡澄手里。

“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宋苡澄喝了半瓶水,心情平复了许多。

“也不算很早,那天在缦禾才知道。”谢斯南如实回复,宋苡澄在公司加班的第二天,他确实问米欣要了她的简历,但当时并未往深处想,真正知晓她是宋晏清妹妹,是被挡下三杯“断片”的晚上。

“所以你送我书,也是因为我哥的关系。”宋苡澄生怕误解了他作为同事的好意,再度确认,不得不说,除却谢斯南这个名字,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传说文学网【cswog.com】第一时间更新《他的小公主[先婚后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