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随被阙辞抱进别墅,客厅里,李庚贤一行人居在一堆玩着游戏,打得正热乎,见阙辞进来,还是问了一句:“阙哥谁找你啊?”

阙辞只看了他一眼,“宋姐。”

然后抱着狐狸就要回楼上。

“诶诶!阙哥来带队啊,怎么就不打了?”

他眼神盯着前方大屏,又急着去看阙辞的动向,这一看,见他怀里的白毛团子,顿时愣了一秒。

屏幕里传来击杀的讯号,他放下手柄,也不管。

田逸在一边骂着,再看时,突然爆了粗口:“卧槽,阙哥你哪捉的狐狸!”

阙辞上着楼梯,只回道:“路边捡的。”而后径直回了房间去。

门关上的一刻,时随的内心沸腾不止,她抬头看着阙辞的下颚,不时上下滑动的喉结,一时间就好似进了蒸锅,想要立刻逃离。

她摆动着,身体却被阙辞放到了床上摁住,若是狐狸也能看出脸色,那她的脸一定红得能滴血。

“别乱动。”阙辞好听的声音传来,时随一愣,当真不敢动弹。

他的手温柔细心地扒开她雪白的毛,指尖来回摩挲。

时随仿若一个玩偶,紧盯前方,整个身体都被定格在这燥热的空间里。

良久,阙辞吐出一口气,柔声道:“你的伤好得还挺快。”

时随没听进去。

她讪讪看他,心扑通跳个不停。

忽而,房间里阙辞的笑声荡漾传开,他眉眼弯弯,手掌抚摸她的脑袋:“可以动了,叫你别动,怎么眼睛都不眨了,这么听话?”

“……”

时随羞愤地将脑袋埋进臂弯里,尾巴胡乱狂扫。

羞死了羞死了!

丢脸死了!

狐狸的面子也是面子!

嘤嘤声细弱而微小,察觉小狐狸情绪不对,阙辞突然止了笑,起身去翻了一包湿巾出来。

他小心擦拭它身上的毛发,嘴里念叨:“好了,我不说你了。”

身上冰冰凉凉的,时随的火气降了些,才将眼睛露出来看他。

“你怎么会被宋姐捡到,小狐狸出山了?”

想了想觉得不可能,他又道:“还是宋姐骑车到那座山,顺手把你捡了回来……”

显然后面那个可能性大些,阙辞想,总归不是小狐狸自己跑来附近,被宋妙儿捡到的。

时随觉得,还好现在是狐狸,不用费尽脑子解释原因,宋妙儿没有揭发她的秘密,也没有因此怀疑害怕,已经是最大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阙辞,她看了看窗外,在想从二楼跳下去跑了的可能性大不大,然后这个想法立马被否决,她不想才好了腰又短腿,搞不好小命都要没。

“好了。”阙辞将她全身都擦干净,又用吹风机轻轻吹干白毛,而后,她睁大了眼睛,见阙辞掀开被子,躺!了!上!来!

被余挽抱着睡习惯了,时随肌肉记忆里是可以接受被一个人抱着狐狸身睡觉的,可那不代表对方是别人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