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糙汉被作精媳妇撩翻了!》转载请注明来源:传说文学网cswog.com

他又来了,陈可秀直接和王大娘说道,“大娘,以后开门前看看,要是他就别开门了。”

王大娘哟了一声,“为啥啊?人对你那么好,心疼你没吃的,怕你过不好呢。”

“我现在还没离婚呢,瓜田李下的,大娘,你说传出去多难听,对吧?”

“那有啥的,不就是你表哥,谁要是乱说,我给你打证明。”

陈可秀见她这么殷勤,眯了眯眼,狐疑地看着她,“他说是我表哥?这你都信了?”

“有啥不信的。”王大娘撇撇嘴,“对你那么好,不是你家亲戚,难道还能是你姘头不成?行了行了,别折腾了,他人还在外面,别冻着了。”

陈可秀懒得和她说话,转身回了屋里,把门插上,迎着王大花好奇的目光,没好气的说道,“花儿,也不知道林少同给你奶奶什么好处了?”

“没有。”王大花立刻接话,只是目光不敢看她。

陈可秀瞬间明白了,真的是给了好处的。

她就不理解了。

别人也不知道她和邵卫国没有同房,在大家的眼里,妥妥二婚,林少同也不是娶不到媳妇的人,至于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吗?

至于王大娘的反应,她也不意外。

只要给点好处,她就是愿意配合的。

她忍不住揉揉眉

心,看来,这王大娘家是不能继续住下去了。

今天能因为林少同的小恩小惠让他进家,要是明儿给个几块钱,让她打开房门呢?

传了出去,也是她被说得难听。

什么结婚了不安分还出来住啊,勾引男人一类的话,她只需要用脚趾都能想的明白。

必须换个地方住了。

也不知道邵卫国那边的离婚报告弄得怎么样了。

她户口和他在一起的,等离婚迁出来,就是一个人了。

一个月了,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寻思着晚点去街上转转,也许能遇到大院里的嫂子,打听打听再考虑要不要换房子租。

“可秀,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吧。”

林少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陈可秀不吱声,冷着脸站在门背后。

“可秀,我总觉得你对我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陈可秀声音清冷,“你天天往我这一个有夫之妇的屋里钻,如果不满意你的这份工作,就直说,别搞这种差的作风连累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就算两人之间没什么,他要是一直来,谁知道附近的邻居会这么说。

她和邵卫国关系又不好,对方又是大男子主义,为了挽回面子,把她列为破坏军婚的被告,再来些风言风语,她怕是得坐牢

根据以前的传闻,原主喜欢读书人,至少是高中生,林少同符合。

又这么巧,前脚和邵卫国闹翻要离婚,后脚就遇到了老同学,然后还纠缠上了。

这人还天天往她门口跑,在这不算严谨的时代,够定罪了。

他林少同不怕死,她还怕呢。

林少同在门外好久没说话,过了会儿,咳嗽了两声才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来这边就你一个朋友,没别的意思。”

他可脚用力踢着雪,心里头有些火大。

还没这么讨好过一个人,陈可秀越是拒绝,他就越来劲。

都说烈女怕缠郎,这女的越追躲得越厉害,现在门都不让进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吃个小金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