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神女》转载请注明来源:传说文学网cswog.com

戚兰一阵恍惚,她不明白齐瞻为什么此刻这么好说话,但她知道,天子一言九鼎,答应了便是答应了,更何况是当着太后和大长公主的面,想必不会再敷衍她。

沧池里映着满天的星子,栈道上的河灯又仿佛陆地上的星子,浮于水光之上,夜风浸过池上水雾,穿过温暖的渐台,化成融融湿气沾在衣衫上。

岑绪风捏着酒杯的手攥得发白,手背拂过袖角,湿漉漉的触感更让他烦躁。

他倒不忌惮这些所谓的民间方士,只是太后所为,与长公主一唱一和的,像是早有商议,为了解神女的困局。

连陛下也默许了,甚至主动提出要多拨一些宫人去建章宫。

这才多少日子,依着陛下对方士的厌恨,他对神女绝不可能这么快改观。

抬头一看,陛下面色淡淡,又什么也看不出。

酒至半酣,齐瞻起身离座更衣,大长公主便与几位方士谈起了星象。

大长公主提及先国师的观星手札:“先帝与本宫曾经还一起研读过先国师与黄仙师的手稿。”

“易经八卦总是黄仙师更胜一筹,但星象之说,本宫与先帝都以为,先国师的《通占大象历星》最好。”

“不过,先国师著述实在太少,一生只得五十卷,不像黄仙师,算上在宫外时候写的,有三百多卷。”

大长公主兴致勃勃,那几位方士却只能悄悄交换几个心虚的眼神,他们虽是民间佼佼者,却少有著述,并不敢于此话题上搭话。

大长公主看出他们的局促,兴致便也降了几分,转而去问戚兰:“本宫记得先国师手录很多,只是不得空整理,你们这些弟子可有整理过?”

戚兰摇头道:“师父的手录我看过,但师父去后,遵师父遗命让师兄带去了天昌山,抄录一份送回,原稿与师父一同葬下。”

老国师去了也有一月了,手稿大约也就是这几日会送到。

戚兰抬眼对大长公主道:“殿下,兰不谦自荐,这些年也编了《经星辩》。”

在赴宴之前,她便准备了自己精心编写的星象书,但求能让大长公主看重她些。

眼下虽然太后已经帮她解了困局,但是也是因着大长公主的偏爱,事情才能如此顺利,大长公主帮了她,她仍然希望自己的书能让大长公主感兴趣。

身后的历春捧出一卷竹简,是《经星辩》的第一卷,竹简角还悬了一颗星子一般明亮的玉珠,在烛火下熠熠闪光。

大长公主一眼便被书卷的外观吸引,顺手接过打开。

“你也来看看。”大长公主唤岑绪风,“你比她年纪都大些,也该学着写。”

岑绪风就着她的手看了看,淡淡笑道:“神女是国师,又天资聪颖,我当然不能与她相比。”

“你觉得如何?”大长公主问。

戚兰抬眼望他,眸中含着期待。成书时师父已经去世,这还是她第一次将《经星辩》拿给旁人看。

一直听说长公主身边的岑绪风是黄穆的首徒,他自然很有见识。若他觉得好,那便不会差。

岑绪风抬手揉了揉额穴,沉郁的眼神隐在掌下:“殿下,我方才饮酒多了些,眼前冒金星呢,实在看不清字。”

大长公主促狭他:“这么贪酒,看来旁人观天星,你倒是观眼睛里的金星。”

“出去吹吹风醒醒酒,陛下回来我再遣人叫你。”

岑绪风应声而去。

大长公主继续读那一卷书,戚兰便回到暖席上,目送岑绪风出去,无意中瞥见黄穆的目光也在追索岑绪风。

不过是一瞬间,黄穆又恢复了沉默垂首模样。

历春在戚兰身边小声说:“黄仙师好可怜,请他来,却没有人理会他。”

“不是说岑道长是黄仙师的徒弟吗?岑道长在大长公主那里,为什么不为黄仙师说点好话?而且他们见面,怎么好像不认识一样?”

戚兰摇摇头:“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何,我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宫中事多而复杂,很多事非局中人都不能了解。

正如陛下与先帝太后,都说父慈子孝,养母如生母,实际却是剑拔弩张。或是陛下与黄穆,都说他们恩义深重,其实陛下厌恶黄穆,黄穆惧怕陛下。

甚至关于戚兰自己,她也有太多不解。

封闭了近二十年,过着山中精怪一般的日子,乍然进入人群中,便是皇宫之中。再无所适从,也要尽力适从。

至少从齐瞻这里,她已经学到了许多。

虽然齐瞻一直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甚至伤过她,对她数次流露出杀意,戚兰却并不急迫地想要逃离他。

他是她走出建章宫后接触最早也是最多的人,他像是外面的世界,像是长安的乌云,像是死水潭外的狂风暴雨,或许会将她淹没,或许会激烈地浇灌她。

他会突然为难她,会突然厌憎到要杀她,也会极偶然地温和片刻,他是她的探索与好奇,是她没见过的,充满力量和危险的风浪。

她想弄明白他,但她清楚,绝无可能。所以她现在只想弄明白,如何与他和平相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云胡不喜》《重生之文物大师》《百炼飞升录》《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伴花失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