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彩旗飘飘,各类气球飞散在空中,礼炮轰响,人潮拥挤,堪比校庆空前热闹的场面。

只要不上课的班级都通知了在校门口列队迎接。

辛尔月和乐问语被迫起了个化妆打扮,这会在食堂里一个比一个打的哈欠大。

困的头几乎要埋进外婆菜包子里。

辛尔月用勺子舀着碗里的小米粥,揉了揉眼,眼角渗出几滴泪。

“尔月你……别把妆蹭花了,一会上镜……会不好看……”

乐问语看着比她还困,说两个字打一个哈欠,头一点一点的,不知什么信念支撑她能早五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亲自上妆。

两人只有在刚起床的那一刻是清醒的,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酝酿,正是困的要命的时候。

辛尔月机械的点点头,没什么胃口的咽下勺里的粥。

饭吃到一半,食堂门帘掀起,从外走进一个人。

与此同时,乐问语扣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她瞬间打起精神,眼睛瞪圆。

朝各个方向寻找,背着画板的男人很显眼,她兴奋的挥挥手。

美术系返程的车次出了问题,原本预计昨天晚上到达的高铁,硬生生拖到了今天早上。

肖萧快步走进,硬朗的面庞在看到乐问语后柔和了很多。

“困不困?”乐问语把温在保温盒里的早餐摆到他面前,馄饨和包子。

肖萧话少,摇摇头,放下画板,刚要拿起筷子,看到她今天的装扮,眸光闪了闪。

有些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今天很漂亮。”

“哦。”乐问语倒是很淡定,这回脸都没红一下,把包子塞给他,“快吃。”

扭过头,各种激动的小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辛尔月支着手臂笑看二人,她仰头一口喝完剩下的小米粥,拿上剩下的几个包子,“我先去找舞蹈系汇合了,你们也不要耽误太晚。”

“知道。”乐问语朝她眨了眨一只眼,整个脸蛋狡黠又可爱。

座位距餐厅西门口不过十几米,辛尔月几步就到了,夹在臂膀和身体间的滑板坠落,她一脚踩在边缘。

滑板弹到半空,翻转几圈,落下地,她跳上,右腿一个助力,滑向远处。

速度之快,惹得旁边观摩她上滑板全程,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少年,不由得一句赞叹,“我艹,这么酷!”

裙子被辛尔月做了改动,不会随风有太大起伏的飘动。

到一地,她冲出,余光瞥见什么,又急刹车转弯退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