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许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而姜等也并不是想要一个答案,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他的问题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段思安出了事,他希望程小许不要把所有罪责都怪在自己身上。

姜等想了想,说道:“秦回,段思安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去跟他接触一下。”

秦回手指点自己:“我去?”

程小许连忙说:“姜队,我认识段思安,我可以负责跟他的接触。而且我已经跟他提过精神病的案子,他如果接触过可能会想起我,跟我提一下。”

姜等道:“你以什么身份去接触他?而且很多律所的案子律师是需要保密的,你又如何保证段思安会告诉你?”

程小许瞬间卡壳,她的确不能保证。

姜等安排向来是最缜密的,他说:“这件事暂时交给秦回去办,程小许你跟我办一下市局的其他案子,如果梦境后续有变化,我们再来讨论。”

程小许不明白其他的案子是什么,但姜等这么说了她就顺其自然:“收到。”

既然案子交给秦回去办,那程小许暂时也只能先放下这件事。

姜等把程小许带去了材料室,在电子书已经普及的今天,不知道哪来的一个灰满天的储藏室,然后储藏室内还有几个无比巨大的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有着成堆的案卷。

姜等指了指:“整理这些过往的案宗卷。”

程小许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姜等道:“你现在还缺乏对案件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先积累大量的案宗卷,每看完五个相似的案件,给我交一万字的分析报告。”

程小许脸瞬间垮了,她突然想去出警了。

姜等见程小许一脸抗拒,正想开口骂,这时,耳畔突然响起徐局那如同念大波般若经的声音。

姜等顿了顿:“还记得昨天那个男生吗?”

程小许眼睛一亮:“记得,姜队你是怎么知道他挂科的,家庭条件不错这个看衣服就可以看出来,但挂科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昨天的男生虽然有些自视甚高,但先出身a大,二他的长相,打扮就是标准的眼镜,衬衫,甚至一眼让人觉得他就是个好学生。

姜等:“第一,他先说自己想出国,然后又说自己大二,不急考虑这些。”

程小许疑惑不解:“这怎么了?大二是还不用考虑这些啊。”

姜等瞥了一眼程小许,慢慢道:“a大的竞争其实很激烈,如果一个学生到了大二还说自己不考虑考研或者出国的事,那十有八九就是要么考研希望渺茫,要么出国留学的学校档次应该不高。还有结合他当时头往下低,不敢直视我,左手无意识的小动作就知道他当时对这个话题是抵触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楚鹤那种高智商人才,他们的选择过多。这种推断就会变得狭隘。”

程小许摸摸下巴,表示明白了,但她又有新的疑问:“可就算那个男生的成绩的确垫底,但为什么确定他挂科呢?”

姜等回答:“昨天是周六,学校没有课程,他单独一个人带着书去食堂,那只有可能刚从图书馆回来,如果是实验研究,科研技术什么的他70%的几率会有同伴,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人缘不好,但一个周六勤奋刻苦学习的人怎么会成绩不太好呢,于是我查了信息技术专业大一所需的专业书籍,刚好,与他手上的两本对上了。而且,他说谎了,他挂了三门,两门专业课,还有一门学术英语,他的书里面卡着一张大量专业英语词汇表。”

程小许鼓鼓掌:“姜队,你好厉害。”

姜等罕见地感觉到忧愁:“作为刑警,你觉得应该注重什么?”

程小许眨巴眨巴眼:“细节?”

姜等道:“阅读体会加到一万五千字。”

程小许:“qaq。”

程小许也不是抗拒看卷宗,毕竟做刑警的,就是要善于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丁点的细节,就那么一点小细节,也许就能够早一点把凶手绳之以法,多一秒钟也许就是多救一个人的生命。

但当卷宗成为一份一万五的作业时,程小许的脑壳就有些发昏了。这时候,她还真挺想做梦的。

想着想着,梦就来了。

[“段律师,这是大家的心意,请不要推辞,谢谢段大律师,来来来,大家都给段大律师跪下。”一人招呼着,然后旁边的两三人跪了一圈。

“使不得使不得。”段思安连忙扶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应该做的。”

“好哇,段大律师真是个大好人去,我的女儿啊,你可以安息了。你终于能安息了。”那人嚎着。

“我的儿子,妈妈,妈妈和段大律师给你报仇了,你看到了吗?儿子。”

“老何啊,老何,”一个女人怀里死死抱着一张牌位,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段思安环顾四周,一脸悲戚,他说:“走吧,走吧,我们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程小许心里一惊,还有其他人。

“好。”男人强忍着悲痛,想挣扎着站起来,“我们走,我们走。”

程小许跟随段思安的视角,慢慢地看向了法庭外蹲着站着的,举着告示牌的一群人。

是的。

一群人。

他们每一个几乎都是悲痛到麻木的神情,如同复制粘贴般的行尸走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