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琅话说了一半,谢致不由得将目光也放在了江琅手指按住的字上:“怎么了?”

江琅回神,将自己的想法同谢致仔细地说了一遍,她又问:“常年累月的习一个人的字,真的能做到字迹别无二致吗?”

谢致摇摇头:“字如其人,若非刻意磨平自己的棱角,一心去仿,只是会相似,但很难做到一模一样。也正因如此,我心中提及让殿下去寻可靠的能人异士,能仿出裴妃的字迹。但这样的人才难找,短时间内又很难临出书信来,为此我忧虑了好些天,直到永王收到那封信。”

江琅思索道:“邬子胥只用了两天,从他拿到裴妃的亲笔信开始,他足不出户,第二日夜里让伯清送来了伪造的书信。”

谢致诧异道:“只两日?”

江琅点头,心中不由得泛起疑虑:“难道邬子胥和裴妃从前见过面?”

这说不通。

裴语念是端静娴雅的大家闺秀,她自幼养在深闺,因为身子不大好,总病着,裴家的长辈们乃至裴玉都分外呵护她,在永王成婚之前,连江琅见她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邬子胥近几年都在江州,他怎么可能和裴语念有交情?

谢致道:“若是邬子胥做南郡知县之前,不在江州,而在瑄京呢?”

江琅想了想,摇头道:“不对,就算邬子胥扯了谎,往瑄京去过,可他若是同裴妃相识,江放怎么还会圈禁他,甚至对他动私刑,江放那样在意裴妃,若裴妃求情,难道他不会手下留情吗?再者,裴玉也不会坐视不管。”

说到此处,江琅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两封书信,忽然翻坐起身,趿着鞋往书案边上走去。

谢致为她掌灯,一路跟了过去。

江琅书案上摞了厚厚的几沓书,还有堆放的锦衣卫递来请示的条子,尚未批复完,案边上搁着一方砚台,几只样式简单的毛笔。

她回想片刻,在最下面的一本书中翻出了裴语念的亲笔信。

前些日子,裴玉来讨要过几次,说兄妹间的家书不好流落在外,但江琅顾念着局势不定,往后说不定还要邬子胥传书,她就婉拒了裴玉,暂且把信夹在了最不起眼的书里。

二人拥着烛火,将书信展开,细细地逐字看过去。

江琅从前也看过这书信,不过从来没注意过裴语念的字迹,她细细看了两三遍,终于发现了端倪。

“你觉不觉得裴妃撇那勾划的笔锋,不像是姑娘家的手笔?”

谢致揽着江琅的肩,俯身看了半晌:“这笔锋已经很成熟了,像是打小练出来的,这不是市面上盛行的那些字帖,也不像是教养嬷嬷和女先生教出来的,难不成......”

江琅忽然问道:“你在南郡这些日子,可知道邬子胥是哪年生人吗?”

“不清楚,邬子胥从来不在人前提起身世过往,他父母都亡故了,平日里也不见他结交什么朋友,我看徐、贺两位知县也未必知晓,现下真要细查,恐怕只能去问柳夫人了。”

“不。”

江琅扼袖提笔,谢致为她铺开纸,她落笔,道:“吏部有记档,程长宴出任吏部侍郎,他必定也知晓邬子胥的生辰年月。”

邬子胥同裴语念认不认得,暂且不好说。

但邬子胥处心积虑地躲着裴玉,他来这几趟,都是挑着裴玉不在的时候,上次撞见裴玉和姜钦,还没等谭净招呼,他就装作腹痛,叫住谭净赶紧走了。

况且,他的字明明是“珩朝”。

为什么他对江琅说的却是“铭之”二字呢?

若他没有扯谎,那珩朝又是谁?

江琅修书毕后,将书信封装好,等第二日让谭净遣人送入瑄京去。

谢致和江琅久别重逢,二人没有立刻就睡下,而是依偎在一处,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了许多的话,到最后还是江琅熬不住了,才蜷在谢致怀里,睡了过去。

到翌日清晨,谢致醒得早,谭净事先知会了素珠,故而素珠命人打了水,自己端着盆子进来,没让旁人过来服侍。

江琅梳洗过后,又让素珠去给虞萱传了话。

云琴姑姑本来是每日巳时来侍奉当差,她和虞萱投缘,两人索性住在了一间院子里。

今日她要走的时候,虞萱闹起了头痛,云琴姑姑忙张罗着去请郎中,虞萱爱清净,身边连个侍奉的小丫头都没有。

她放心不下虞萱,又怕殿下那边去迟了,殿下心里会不快,正为难的时候,素珠传话过来,说殿下准了她两日的假,让她安心歇两日,也能照应虞姑娘。

云琴闻言,也不推拒,多嘱咐了素珠几句,又往淮王那边去看过,就留在院里安安心心地照顾虞萱。

锦衣卫驻扎在此处,不像前些日子要在城里救灾除疫,他们每日只做些巡防,因此来回江琅的琐事比前些日子少了许多。

她院子里难得这样清净。

江琅用过早膳,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后,便让谢致挪了一张圈椅到窗边,曦光穿过树梢,疏影落满身,她捧着书卷,看些史书做消遣。

谢致也挪了张椅子,不过不在窗前,怕有人来了看见不好。

他靠坐在书案边上,随意地翻看些江琅最近习字的宣纸,有写的好的,他大手一挥拿起笔给圈画起来,有写的不好的,他就直接拿着到江琅跟前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看。

江琅原先还舒舒服服地看着书,后来谢致一盏茶的功夫来四五次,她把书盖在了脸上,苦笑不得:“祖宗,你让不让我看了?”

谢致眼皮都没抬,继续在纸上圈圈画画:“叫什么祖宗,你信里不是唤阿致吗?”

江琅笑道:“你这句话记得倒是清楚。”

谢致终于搁下笔,手枕在头后面,含笑望着她:“阿琅说想我,我记得也很清楚。”

江琅把书搁在膝头,一本正经地问谢致:“晌午想吃什么?小灶房有鸡鸭,鹅、羊肉是今早去农户家买的,在青州清汤寡水的吃了这些日子,今日让你来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传说文学网【cswog.com】第一时间更新《折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