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大娘子精通岐黄之术。”姜嬷嬷说道:“也怪我们之前对大娘子并了解,竟然怠慢了您。今儿夫人才刚刚发落了九郎君院里的女使跟侍从,就因着昨儿大娘子好意要为九郎看诊,却被他们给生生拦住了。”

“所以今儿嬷嬷过来,是想请我过去为九郎看诊?”洛千淮这才明白过来,崔府为何会前倨后恭。

“正是如此。崔人说了,大娘子既能治得好丰安侯的绝症,想来医术必是极精的。九郎卧床多年,几乎请遍了名医都没有对策,若是大娘子有办法医治,崔家必有重谢。”

对于病患求医,洛千淮从来不会推托。

采薇的双眼瞪得溜圆,显然还没消化得了姜嬷嬷的话,洛千淮已带着星璇登了车。

再次进入崔宅,洛千淮二人被直接带到了崔夫人所居的主院之中。

崔夫人年近五十,饶是保养得宜,也已经现出了老态来,面上的皮肤略显松驰,眉心深深地刻着个川字,左右面上各生着一道法令纹,显然不是个心宽的人。

见到洛千淮,她面上难得地现出了一丝笑意:“你阿母还真没说错,确实是粉雕玉琢的模样,实在可人疼。”

她略一抬手,旁边便有人捧上了一只打开的漆盒。崔夫人从中取出一只成色不错的玉镯,上面杂着的一角糖色,被精心地雕成了一尾鲤鱼的模样,看起来颇为灵动。

她站起身来,拉着洛千淮的手,将那只镯子戴到了她的腕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崔夫人才忽然发现,洛千淮被掩在袍袖之内的手腕上,还戴着另外一只羊脂白玉镯子。

那镯子通体细腻润白,成色比她送的那只要好得多,身价至少在百金以上,还是有价无市那种,便是她嫁妆之中最好的那一只玉镯,比起它也要略微逊色。

不过是个四百石官员的女儿,还是自小丢在乡野之中才寻回的,怎么就能戴得起这种品相的玉镯?

不过眼下还真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候。崔夫人压下了心底的疑惑,笑着说道:

“景大娘子,你只管尽心为九郎诊治,就算治不好,我这儿也会记你一份人情。但若是真的能治好,我这里便能直接拍板,聘你为九郎的贵妾,无论景家如何,总能保你一世无忧,如何?”

她满心以为,洛千淮听了此言必会感动不已,没想到她仍是那副淡漠如水的神色,根本没有一丝动容。

“诊病救人本就是医者天职,便是侥幸医好,夫人只须备下诊金即可。只是九郎君伤病已久,又经多位名家诊治未果,小女也未必有什么良策,恐要让夫人白白失望一回了。”

洛千淮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果然崔夫人的神色便黯淡了几分,只是她的情绪管理能力极强,仍能带着笑引着洛千淮去了崔九郎所居的小院儿。

主屋门口的两个侍从仍在,只是看姿态却是有些不太规范,想来是已经挨过了板子。女使则换了人,见到她们一行来到,便规规矩矩地行礼开门。

崔九郎还是如昨天那样,靠在一张大引枕上,腿上盖着锦被。

见到洛千淮也不意外,还神色淡淡地对她点了点头,方才道:“阿母,儿命该如此,您就不必再多费心思了。”

崔夫人看着幼子心灰意冷的模样,不由悲从心来:“九郎,你才多大,哪能就说出认命的话?这位景大娘子医术通神,连剖腹救人都成功了,治好你这两条腿,必是没有问题的!”

她一边说,一边拼命冲洛千淮使眼色,让她赶紧去为自家儿子诊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传说文学网【cswog.com】第一时间更新《我真的不想再走捷径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