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陆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想到这,钟云袖叹了口气,这点事情,如果换成以前,根本就不成问题。

云州内,元妙宗当属最强,镇压一切。而元妙宗之下,万花宫,三山派,景天庄,守一寺,云州府军,五大势力,平分秋色,互有鼎盛时期,都曾经有过辉煌时候。

景天庄,在之前,也曾经占据过上风,在五大势力中也当过翘楚。

可是,景天庄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就逐年衰退,不如三山派强盛。

而只是身为景天七杰的钟云袖,在实力和地位话语权上,也完全不如陈鹰管用。

再加上,这鹰爪王陈鹰,和景天庄的副庄主,方和交情不浅。

此事如果成了,毫无疑问会大大拉近两家门派的关系,让景天庄这艘日渐沉没的大船续上一口气,重新拥有崛起的机会。

于是,副门主方和不仅同样赞同,还多次亲自过来劝说钟云袖,甚至借助副庄主权力限制九曲院资源,想要逼迫钟云袖低头答应就范,将其女儿钟涵许配给陈鹰之子。

这事已经闹了有一段时间了,一年前,方和就亲自带着陈鹰过来,想要上门提亲。

但钟云袖还是抗住了压力,死活顶着,一直没有松口答应。

“唉,天哥,如果你还在......那就好了......”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湖面下有吐着泡泡,泛起波纹激荡的游鱼,皱眉叹息。

这一皱眉,额头之上顿时浮现出两道沟壑,看起来和明媚丽质的容貌有些不符。

武人通脉入劲后,寿命会增加二十年有余,青春容貌也可保持数十年。

按理说,钟云袖实力强劲,早在在多年前便通脉入劲,如今更是距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她的年纪也不过四十多岁,应该不至于有如此老态。

但现在,忧愁烦恼之下,额头上的皱纹浮现出来,显然是烦心事太多,苦恼导致。

嗖!

此时,黑嘴白羽的飞鸟趁着湖中游鱼换气吐泡的瞬间,如同离弦之箭般俯冲往下,在快要接近水面的时候,狠狠一抓,刹那间,一条小臂长,甩着鱼尾,溅射水花的大鱼就这么被抓了起来。

钟云袖看着被丢上岸边的大鱼刚开始还挣扎不停,却因为缺少空气渐渐失去生机,沉默不语。

她感觉自己和这条鱼差不多,四面八方涌来的都是巨大的压力,挤压的她没有一点点缝隙,根本没有喘息机会。

但她还是要坚强,像过去十几年那样,保持一如既往的坚强。

她不能倒下,因为,她的身后,就是她的女儿......

----------------------------------------------

清晨时分,骄阳似升未升,尚沾着露水的娇嫩花瓣在重力作用下,摇摇欲坠。

滴答!

随着朝露的积累,很快,红色小花不堪重负,弯腰低头,泛着色彩的露珠顿时坠落,砸在小花

啪叽一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