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什么?又不是没有见过。”花千澈看花染身上无伤,面色稍稍缓和,镇定后问道:“伤损如何?”

花染回头看了眼那些走得极慢伤残人士,明白阁主问的不是他们,低声道:“弟子们无一人受伤。”

无一人受伤?

花千澈顿觉心中沉闷,他是收到沈戎的求救信才快马加鞭赶来清泽林的。作为护阁统领,沈戎带领一众弟子外出游猎,助他们武修锻炼,已有两年时间。花千澈闭关的一年里,对阁内事务并非一概不闻,沈戎为人恭敬谨慎,帮朝雾阁度过最危难的时刻,之后又恪尽职守地带弟子习武,饱受阁中弟子尊崇赞誉,他也早将之视为左膀右臂。但半月前沈戎提出想要离开,被花千澈一口回拒后消失一旬,四天前他又突然回来私拿了令牌调动朝雾阁弟子去收服树妖。虽事出紧急,但这些事情都不是沈戎正常的行事作风。

难道真得存了必走之心,已经谋了其他更好的出路?

在收到求救信之前,花千澈还在苦想如何留下这难得的助手,但看到沈戎的信中说自己武功受损,朝雾阁弟子在清泽林中性命不保后,他立刻做了决断。沈戎的外功内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除非是他不想,否则,朝雾阁的弟子绝对不会身处险境。

拿朝雾阁人的性命来开玩笑,花千澈定然不会再重用此人,但也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沈戎对朝雾阁的掌控不弱,这两年阁中的人也习惯了听从他的号令,若是他投靠了敌人,岂不成了朝雾阁最大的威胁?

花千澈来之前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若信中为真,就算自损八百他也要废了沈戎;若信中为假,只要不离开朝雾阁,无论沈戎提任何要求,花千澈都会欣然应允。

他的指腹轻轻敲着剑柄。看沈洛凡不再像往常一样安排花染救治伤者,更加心寒。但花千澈不知道他为什么非想要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才能让沈洛凡甘心留下。目光移向他身边的人,那女子愤然地擦去嘴边的血迹,倒是和风之念有三分相似。

她虽能拆分七十二道剑术,但不敢抵抗烈火焚心掌,解个定身术都能吐血,内力还不到风之念的一成。

他花千澈的妹妹绝不会那么脆弱。

朝雾阁后来的人用担架将伤者抬到阴凉处就地医治。先前的捉妖人已经被花千澈吓走了一半,余下的看到林里出来的人的模样后,已知其中险恶,又自觉离开二三十人。

听着剩下十几人互相探讨功力法器,看他们抱团匹配成的八人两组,花千澈又开口警示道:“三月前,我已经在此林中布下三层法阵。你们在八卦镜上看到的只有夜枭,是因为其中的妖兽想用它们掩盖真实面目。在下并非打击几位入林的决心,我也很欣赏你们的勇气,只是好心提醒一句,以方才这位姑娘的外功为准,若是在她之下,还是谨慎入林,以免丢了性命。”

他语气正肃尊重,和对那几名的少年的威逼态度完全不同。捉妖修士稍稍犹豫。沈戎补充道:“三层法阵已破,诸位入林,无人相护。”

花千澈深深看了他一眼,也发现了紧盯着自己的风之念,不愿再理会两人,即刻上马奔入林中补阵法。花染又上前解释道:“我们正在全力修补被破坏的阵法,天黑之后林中更加危险,这是朝雾阁特制的防身符,几位侠士归途中若遇危险,此符可保一命。”

那符箓画法奇特复杂,法力强大,十分珍贵,朝雾阁弟子每人每月只发一张,从不外传,风之念看着花染手中的护身符,心道:这些人得了符箓只怕会更加放心大胆地入林了。

不想花染一一发完符箓,那些人的纠结之色瞬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他们的人影彻底消失,花染道:“沈大哥,我按你说的做得不错吧。”说着看向一旁的风之念,他只记得她和花千澈认识,并没有看到两人打斗的场面,当下央求道:“好姐姐,求你帮我保密,这符箓是我攒下的,送人不算违犯阁规,你千万不要告诉阁主啊。”

风之念心中只赞许他的做法周全,带着受伤的人出来让人知难而退,送出护身符又不落强占妖兽的骂名,早忘了什么阁规戒条。她看身旁男子气度非凡,不着朝雾阁弟子服饰,但对花千澈自称属下,随着花染喊人,又怕失了分寸,转而问道:“敢问这位侠士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啊?你不认识沈大哥?”花染第一眼就觉得两人应该相识,不仅仅是因为沈洛凡见到风之念没有照常退却半尺距离,风之念又会朝雾阁的传音术,而是两人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他眼睛一转,先朝沈洛凡介绍道:“沈大哥,这就是那日江府搭救我和兄长之人。”

沈洛凡:“嗯,我知。”

花染一顿,发觉自己还不知道风之念的名字,正想问人,又听沈洛凡道:“私送符箓之事,我不曾交代,再不入林,我不能保证阁主不会知道。”

“你——”花染知道沈洛凡不会告状,这么说是为了支开他,也是提醒他不要忘了今日的任务,便恼笑着朝林中奔去,边跑边喊道:“你快点啊!等着你一起抓妖怪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传说文学网【cswog.com】第一时间更新《风铃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