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老当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如此一来,双方一来一往,杀得更烈,朱不虚顺势坐了下来,解说棋势,一旦谁陷入了困境,朱不虚就出手帮谁解困。

一盘棋杀下来,足足耗去了一炷香时间,朱不虚一入迷,早就把王员外这档事,忘得一干二净。

结果一盘棋全都在朱不虚操纵之下,沈大人棋高一著,来个“小兵立大功”逼得朱吼举白旗!

朱吼见儿子还滔滔不绝地大谈阔论棋谱,哼声道:“到底是老子和大人在下棋,还是你在下棋,乐个什么似的,真是越大越没规矩!”

朱不虚听老爸一吼,一脸兴致都缩了回去,忙从石椅退下,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给老爸看!

朱吼一看就有气,还想训他几句,却给大人止住。

沈大人望着朱不虚道:“你不去当班,进来有何事禀报?”

此时他才想起公堂上还有王员外等候回音,不觉打了自己一巴掌,脱口道:“哎呀!糟了个糕!”

沈大人和朱吼,被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朱吼怒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朱不虚低头嗫嚅地道:“城东的王大善人,王员外有急事要面禀报大人!小的光顾着下棋,把他丢在公堂上有一会儿了。”

沈大人一碰上这位“宝贝蛋”也只有摇头苦笑的份。

朱吼如火山爆发一般,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往朱不虚身上砸,口中怒道:“还不去请!”

朱不虚说完后,早就防着他老子会来这一招,未等他老子有所行动,早就溜之夭夭,已在凉亭之外,还耍个宝“空中接杀”,接住了茶杯才往外跑。

朱不虚边走边喃喃道:“你没听说过,**的人被看赌的打死,谁叫你们棋下得真是差!差!差!菜得很!”

朱吼听得跳脚,然而朱不虚已失去踪影了。

朱不虚从后院出来,忙将杯子藏在身后,就已见着王员外,早已不耐“徘徊十字路口”,不时伸头往内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