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把灯关上了,病房里又变得漆黑。

李洗河走回自己的床边,把被子掀开,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安静了。

黑暗中,江潮看着李洗河的方向,对方缩成一团,不知道是不是睡了。

他定定地看了几秒,望向天花板,也许失眠成习惯,现在仍然睡不着。病房里的老式钢板床很硬,只有薄薄的一层褥子,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很久以前,他在李洗河家里睡过一次,当时他们还不太熟,刚坐了一个多月同桌。

那天晚自习,江潮发现钥匙丢了,但是他家只有自己,没有人会给他开门。

也许李洗河是看到他一脸烦躁,总在用笔尖虐待橡皮,就顺嘴问了一句。知道缘由后,李洗河手里转了转笔,没说什么,又继续写题了。

放学时,他邀请江潮去自己家住。

江潮犹豫着,犹豫着,就坐上了李洗河的自行车。

李洗河一直都是骑车上学,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总能被他蹬得飞快。那天夜里,江潮坐在他后面,差点儿怀疑自己在坐宇宙飞船。

他一边猛猛骑着,一边不断提醒。

“江潮,搂我的腰。”

“……”

“要下坡了!搂紧我!”

话音刚落,江潮就感觉浑身一个俯冲,比坐过山车还刺激,他还没反应过来,两只手已经抱紧了对方。

李洗河的腰很瘦,绷紧的线在掌下跳动,当中仿佛有无尽的生命力,像迎着疾风的野草一样。

那个坡真的很陡,江潮连心跳都快了,手掌一阵发烫。

路灯明亮,年少不羁的影子被抻得忽长忽短,像是抻面团一样,不停地变换着。

李洗河从灯火辉煌的大道一路骑进昏暗幽长的巷道里,穿过一条又一条小路,光照通通被甩在外面,只有一枚月亮还在后面追着他们跑。

整个城市好像离得很远,巷子里非常安静,远处传来几声看门狗的吠叫。

不知过了多久,李洗河终于把车停下,他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是十一点钟。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瘦弱的奶奶,蹒跚着迎过来,摘掉李洗河的书包,又疑惑地看向江潮。

“奶奶,这是我同桌,来家里借住一晚。”

江潮轻声道:“奶奶好。”

老人摸了摸江潮的外套,心疼道:“傻小子,大冬天穿这么薄,别冻坏了。”

她催着两个少年走进院中,那里被拆成了好几家,锅碗瓢盆堆在外面,看起来杂乱无章,最里面的两间房才是李洗河的家。

李洗河把奶奶送回房间,又提起门口的暖壶,倒了一盆热水,端进卧室里。

江潮放下书包:“需要帮忙么?”

“没事。”他打开褥子底下的电热毯,换了一双鞋。

江潮看着他忙进忙出,修长的身影总是吸引着目光,在这无光的深巷里,他就像从杂草中生出的一棵玉兰树。

李洗河的浑身都带着一种随性的松弛,熟稔的忙碌之余,还不忘蹲下来,招逗一下门口的流浪猫。

过了大概十分钟,他才坐在床边安静下去,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

“……床有点窄,你就委屈一晚。”

江潮摇头:“麻烦到你了。”

“有什么好麻烦的。”李洗河摆手,嘴角带着漫不经意的笑,“家里很冷,不过今晚两个人睡,应该会好得多。”

那天晚上,江潮很久没有睡着,李洗河均匀的呼吸就在他身侧。

大概是害怕挤到江潮,李洗河一直都侧着睡。屋里确实冷极,他们盖了同一张被子,奶奶放心不下,又给他们加了一张被子,搭在身上。

夜深人静,江潮盯着李洗河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撑起身小心地把他放平。

李洗河的睡眠质量很强,一直都没有醒,夜里许是感到冷了,缩成一团,脑袋扎进了江潮的怀里。

当时的那张床,也和医院的这张一样硬,一样窄,屋里和病房一样冷。

连失眠的心情都几分相似。

……

“江潮。”一语轻唤,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恍神,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你没睡啊。”李洗河问。

“还没有。”他回答。

李洗河沉默了一会,不知是在想什么,半晌问道:“今天经历的这些事,你害怕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传说文学网【cswog.com】第一时间更新《十字楼》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