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扶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传说文学网cswo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是以,事态的发展犹如脱缰的野马,即便黎苗试图用难看至极的脸色拉住缰绳,也无济于事。

事情终究是在不甚阔朗的小厨房尽情的撒泼打扰。

不同于乐游神君自来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谢予恩一进小厨房就戳在了门边儿,不肯挪动半分,仿佛脚下生了根,扎进土里,只等着明年春日开花结果。

那一句“师父,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憋在喉咙里迟迟没能说出来,毕竟乐游神君给他的“惊喜”可不算少。

为了能盯住师父且及时补救,再尴尬,谢予恩也只能硬着头皮顶在此处。

尤其是黎苗满眼玩味的笑,哪怕只是用余光瞥到,谢予恩也知道她指不定如何奚落自己。

黎苗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乐游神君竟也是个泼皮无赖,再望向谢予恩的目光反倒是带了出淤泥而挑染的敬畏感。

虽说前两次谢予恩多次逾越规矩,但是其心赤诚,可见一斑,但到底残存良知,所以事情做的并不干净,手段也太稚嫩了。

“这是什么风?把你们几位都吹来了。”

正举着锅铲,恨不得把铁锅抡出火星儿的茶茶,停下了几近戳漏锅的动作,望着神兵天降般的不速之客纳罕。

乐游神君反客为主,问:“山神怎么还亲自下厨?看来我还真是来着了,是个有口福的。”

阵阵浓烟中山神抬起被烟灰涂抹得泥糊了一样的小脸,咳了两声:“那你可还真是个没什么口福的人,茶茶她……”正想品评一番,却在茶茶骤然瞪大的双眼中哑了火,语调幽怨,像是个做下月子仇的怨妇,说:“黎苗把厨子借出去了,给那几个正待产的孕妇单独拉出去做小灶。”

看着乐游神君花蝴蝶一样穿梭在锅灶之间,黎苗扶住门框,活动了下还未好利索的脚踝,扯着不怎么自然的僵笑,在谢予恩神侧挤兑他,“谢仙君,你们神仙占便宜还没够啊?”

单刀直入,没有任何缓冲转圜的余地。

二人一浓一淡立于门侧,朱红的斑驳木门。将二人框在一处,再配着含苞欲放的红梅,漂亮的惊心动魄。

要不是言语刻薄讥讽,还以为她是在同谢予恩闲话家常。

“辟谷多日,也贪念五味,一应吃食,自当折价补偿给黎苗姑娘。”

揣着明白装糊涂,谢予恩不得不给师父搭着台阶,不然总不能脸蛋子当屁股使,被黎苗一脚踹下来。

可还是受不了良心谴责,信誓旦旦的同黎苗讲:“多有叨扰,还望您见谅包涵,在下有……”谢予恩自知无理,只能强撑着体面,他尚有许多天才地宝,试图找补一星半点儿。

却被黎苗不留情面的骤然打断。

“可惜了了,我黎苗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

这话说的斩铁截钉,反而叫谢予恩心中无端泛起一丝不安。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惹得谢予恩满头雾水。

黎苗不是个喜欢云里绕来,雾里绕去的。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在场众人便知道了所为何来,谢予恩的满头雾水,就变成了倾盆大雨从头浇下。

原来,是下了课的小妖精们,肚子叽里咕噜的叫着。

他们也吵吵嚷嚷的一股脑涌进了小厨房,却又在看清黎苗立于院中,霎时噤声。

门庭若市和门可罗雀,也只差了一个黎苗而已。

连黎苗也忍不住自嘲,“怎么我上辈子是不麻雀的笼子吗?见到我一个个掐死了似的!”

开胃小菜已然上完,黎苗还憋了个大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踮着脚尖活动了一下尚且红肿的脚腕,惹得腕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那截子欺霜赛雪的脚踝之上,红绳串起的累累饕餮铃铛,便稀里哗啦响成一团。

“你们之中还有几个没过情劫?”

话说的冷淡,好似明知道答案的夫子,正在校对学生们的成绩。

短暂的安静后,一众小妖精们就在落针可闻的安静中,窸窸窣窣地举起了手,却也默默低下了头。

黎苗不允许小妖精们课中暧昧,更不允许彼此生情。

情劫者稍有不慎,便是二人俱亡。

稍好一些,也是其中一个,得道成仙,位列仙班;另一个孤独终老。追忆一生。

若是班中彼此留情,那个春堂的升仙率将会大打折扣。

为防患于未燃,黎苗早就三令五申,不允许在留春堂内寻找自己的情劫猎物。

久而久之,小妖精们空有满腹经验,却因课业繁重难以施展一二。

空有满腹“技巧”,却无半点儿经验。

情劫难度,情劫已过者寥寥无几,大家都等着捡些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们结婚吧》【过命小说】【墨墨中文网】【问鼎中文网】《盗墓笔记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